1. 设为首页  |  
  2. 加入收藏  |  
  3. 联系我们:010-64018727
微信公众号
首页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古稀夫妇乐善好施近六十载 先后捐款累计20多万
发表时间:2016-09-08    来源:网站编辑:王志才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没有沙发,没有空调;照明是昏黄的老式灯泡,衣柜的把手摇摇欲坠,几把暖壶锈迹斑驳;室内墙壁用石灰简单粉刷,炉灶是砖头泥土混搭而成,柴火整齐地摞在客厅隔壁……难以想象,家中摆设如此简陋的老夫妻,50多年来已累计捐款20多万元。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泾河街三店村的老宅里,兰芝柏讲述他和老伴儿的捐款心路。

  助人为乐

  “以前日子那么苦,别人都帮我们;现在有余力当然要帮别人”

  兰芝柏今年76岁,他和老伴儿范正芝都是武汉工业学院退休职工。“对他们来说,捐款已经成为习惯。”东西湖区泾河街官塘角社区一位社区干部告诉记者。

  201483日,向云南鲁甸地震灾区捐款1000元。20071月,购置碎石、煤渣等,多次修理三店农场场部至壬家店这条路,自己花费1000多元。200514日,印度洋海啸爆发,到湖北省红十字会捐款600元……

  在兰芝柏家里,像这样的捐款收据和记录,塞满了一个塑料袋。这些单据,有的已经泛黄,有的字迹已经模糊。记者粗略翻阅后发现,这些收据有100多张,金额从501000元不等。最早的单据日期是1991125日,上书“今收到兰芝柏同志为东西湖区捐赠教育集资费捌拾元”,落款是湖北省农垦学校办公室。

  “其实,我们一开始也没有保留这些材料的意识”,兰芝柏说,上世纪80年代末,他去湖北省民政厅捐款时,一位老同志建议他把这些收据保存起来,没有收据的就做个记录,“一是为了记录钱款去向;二是给子孙后代做个榜样”。从那以后,兰芝柏就慢慢养成保留收据的习惯。

  官塘角社区副书记李四泉说,社区曾经对兰芝柏的票据做过统计,“这么多年来,兰芝柏的捐款保守估计已超过20万。”

  “我2岁没了母亲,妻子7岁父母双亡,成了孤儿。我们俩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以前日子那么苦,别人都愿意帮助我们;现在我们有余力当然更要帮助别人。”采访过程中,兰芝柏反复强调,“我们俩都是穷苦出身,不会讲大道理,捐款是为了心安,帮助别人,我们心里就高兴,就觉得幸福!”

  1955年,17岁的兰芝柏在五三农场参加工作。兰芝柏回忆,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不久,就在路上碰到一个断手断脚的残疾少年,他立即给人塞了5块钱。而那时,他的月工资只有18元左右。

  没想到,兰芝柏的善举自此一发不可收。孤儿、残疾人、重病患者、灾民……这些都是兰芝柏的捐款对象。1960年,兰芝柏和范正芝结为夫妻。到现在,两位老人的爱心善款,涉及湖北、四川、云南等地,甚至印度洋海啸期间,兰芝柏也捐了600元。

  传递爱心

  “帮别人不图回报,就盼着他们也能帮危济困”

  “您寄来的300元汇款已经收到,感谢你们对我们家乡的关爱,请你放心,我们将用好每一份爱心捐款,为青少年重建家园。”这是一封来自云南省民政厅的感谢信。像这样的信件,兰芝柏家里有很多。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由衷语言,是老夫妇行善多年的默默见证。

  满头银发的范正芝说,“看到曾经捐助过的学生找到工作、成家、添小孩,我就像看到自己孩子有出息一样高兴。”

  10多年前,兰芝柏夫妇接到一封信,写信者是多年前的同事余旭元。信中说,他的妻子得了重病,希望能借点钱。兰芝柏没有犹豫,当即寄钱过去。之后几年,余旭元爱人的病越来越重,兰芝柏寄去的钱也越来越多。

  这些钱,他们一直没有让余旭元还,直到对方去世。虽然余旭元走了,但这份情并没有断。兰芝柏说,余旭元的孩子们主动联系上他们,逢年过节还经常到武汉来拜访。

  兰芝柏会治疗蛇伤,在当地小有名气,平时不少患者慕名前来求医。兰老不仅自己上山采药,亲自配药、敷药,碰到路远的或者家庭困难的患者,还常常留住家中治疗。

  为别人治疗蛇伤,兰芝柏夫妇俩常常分文不取。有好心人劝他们,“给别人看病,至少收个买药的成本吧”。对此,夫妇俩总是笑笑:“我们帮助别人并不图回报,只盼他们遇到有难处的人时,也能伸手拉一把。”

  20084月,兰芝柏突发脑溢血住进医院,一直昏迷不醒。等他苏醒过来时,是汶川大地震发生不久。躺在病床上的兰芝柏,看到新闻后立即电话委托儿子代他向地震灾区捐款2000元。

  范正芝告诉记者,当时家里并不宽裕,看病还是用小女儿买房的钱。但兰芝柏觉得,自家的困难只是一时的,而灾区同胞的困难则是十万火急。

  兰老至今尚未完全康复,去年8月份,又一次住进医院。为防不测,现在老两口搬到了汉口和儿子住在一起。“我的孩子们都很理解也很支持我们,他们有时也做志愿者,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别人。”兰芝柏坦言,家人的理解是他们坚持行善义举的重要因素。

  无私奉献

  “金钱名利都是浮云,日子只要过得去就够了”

  这么多年捐了那么多钱,难道兰芝柏没有想过用来改善生活条件,或者留给子女?兰芝柏说:“能有今天的生活,我们已经很满足。而且,也跟孩子们说过,你们小时候父母赚钱供你们,但你们一旦长大,就得靠自己。”后来4个子女结婚,兰芝柏一分钱也没给。

  在老宅进门的房间里,堆了很多竹子和木柴,这是他们的厨房。在农村生活过多年的老两口,依然习惯用柴火做饭,尽管孩子们给他们买了液化气和电饭锅,但夫妻俩还是舍不得用。

  “钱不管多少,关键是花在有用的地方。”范正芝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如果不能发挥价值,就是废纸一堆。”

  谈及老人摔倒扶不扶的话题,兰芝柏显得尤为激动。“反正我每次见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去帮忙。你也不扶我也不扶,社会风气能好到哪里去?”去年6月,在硚口人才市场门口,一位男子仰面跌倒后口吐白沫不省人事。途经此处的兰芝柏立即施救,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肚子,忙活了近半个小时,才让他恢复意识。

其间,有围观者提醒他“小心人家装病讹你钱!”兰芝柏说,“他刮我,冇的(武汉方言,意为没有)皮;他咬我,冇的肉。我糟老头子一个,他能怎么样我。”有人说现在社会越来越冷漠,兰芝柏说他一点也不觉得,“世间自有公道,不能因为一两件个别事情就否定了全部。”

(人民日报 付文)

 

分享到: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宣教信息
热点解读
党委中心组学习
timg (30).jpg
QQ截图20180103141547.jpg
时事课堂
timg (3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