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设为首页  |  
  2. 加入收藏  |  
  3. 联系我们:010-64018727
微信公众号
首页 > 专题策划 > 习近平出访瑞士 > 国际组织 > 联合国日内瓦总部
中国与联合国关系历程
发表时间:2017-01-23    来源:网站编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是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创始国

  应该说,中国在创建联合国的过程中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国际上,过去有一种贬低中国作用的说法,说什么中国能成为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主要是美国总统罗斯福鼎力把中国拉进来的。实际情况并不完全如此。应该说,中国成为联合国创始会员国,罗斯福是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更重要的还是中国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作出的巨大牺牲,发挥的巨大作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尊重与承认。

  在联合国的创建过程当中,中国积极参与,并且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中国作为一个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国家,对世界上那些弱势国家的遭遇有非常深刻的体验。所以中国积极为那些中小国家说话,表达他们的呼声和意愿。比如在联合国宪章的制定过程中,中国代表提出,首先,联合国应该基于公平正义的原则。其二,要强调国际法的作用,反对那种藐视国际法的做法。其三,中国愿意促进各国间经济的合作,经济社会的发展也应该体现在联合国的发展过程中。中国的这些意见都被吸收到联合国宪章中。如果没有中国在其中的积极具体的参与,联合国真的很可能成为西方大国富人的俱乐部。

  在联合国创建过程中,国共两党都派出各自的代表,参与了联合国宪章的讨论。两党都为联合国的创建发挥了作用。按照四个邀请国英文字母的顺序,中国是第一个在宪章上签字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当时派出代表董必武,随员陈家康出席会议。

  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不懈斗争20多年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美国执行敌视新中国的政策,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却仍被中国人民推翻了的蒋介石集团所窃踞。为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作出了长期不懈的努力。

  1950年9月,在美国操纵下,第五届联大否决了苏联和印度分别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提案。

  1951年,美国操纵第六届联大否决了苏联等国代表提出的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席位问题列入联大议程的提案,并通过了“延期审议”中国代表权问题的决议

  1961年,第16届联大决定将中国代表权问题列入联大议程。这是对美国为阻挠恢复新中国合法权利而设置的重重障碍的重大突破。

  1971年7月,美国仍然继续阻挠联合国正确解决中国代表权问题。

  10月25日,第26届联大以59票反对、55票赞成、15票弃权否决了所谓“重要问题”案。接着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获得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的提案,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这就是联合国历史上著名的联大2758号决议,它从政治上、法律上、程序上公正彻底地解决了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这是中国外交工作一次重大突破。   

  联合国成立60周年纪念:中国为发展中国家说话

  巨龙崛起

  一九七一,十一月十一,万里大江横渡,一望长空尽碧。此去欲何为?擒虎子,入虎穴!

  中国在联合国创建的过程中,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1949年以后,由于中国国内政局的变化,再加上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与联合国的关系走过一段弯路。

  从1949年算起,新中国政府没有与联合国发生任何关系。那时,中国对联合国的看法也是很负面的,看作是美国手中的工具。这种状况直到1971年10月,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决定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驱逐出去,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中的一切合法席位之后,才大有改观。

  从1971年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席位后,中国对联合国事务的参与,经历了一个由陌生,到逐渐熟悉的过程。上世纪70年代,中国刚刚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时候,我们对联合国很多工作不熟悉,没有积极主动参与,更多地是从原则性的角度发表看法,包括在联合国大会上。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的外交政策进行了较大的调整,中国的战略发生了大的变化,需要为建设现代化社会营造一个和平安宁的国际环境,需要在国际社会争取更多的朋友。在这种情况下,在联合国,我们主张积极开展多边合作,支持联合国在国际上发挥作用。对联合国的认识和看法发生了变化,提高了参与意识。比如联合国的维和行动,过去中国是不参与的。但是到80年代以后,认识发生了变化,积极参与联合国维持和平的行动,在五大国家中,是目前参与维和行动最多的国家。

  另外,中国在一些大的问题上,始终站在发展中国家一边,积极为他们伸张正义,坚定地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为他们争取应有的权利。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惟一的发展中国家,在很多方面,中国与很多发展中国家有共同的遭遇,能深刻理解他们的需求。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1976次全体会议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的2758号决议。

  “一九七一,十一月十一,万里大江横渡,一望长空尽碧。此去欲何为?擒虎子,入虎穴!”率领中国代表团前往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在飞机上满怀壮志地写下了这首词。

  时年58岁的乔冠华是有名的才子,不仅说得一口流利的日语和德语,英语水平也是有口皆碑。

  新中国成立后,乔冠华在外交领域大显身手,并于1964年出任外交部副部长。

  1971年11月15日上午10时,风度翩翩的乔冠华率领中国代表团第一次出现在联合国会议大厅,正式参加第26届联大会议。中国代表团一出现,立刻成为了全场关注的焦点。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中国代表们团团围住,此时,有记者问:“乔团长,你能不能讲讲你现在的心情?”满面春风的乔冠华仰头大笑,那自豪的、淋漓尽致的笑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片刻后,他只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现在的心情不是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了吗?”

  他的笑容,被在场的摄影记者抓拍了下来,在普利策新闻奖中定格为永远的历史。

  乔冠华讲话后,几十个国家的代表在走廊里排起长队,纷纷向他表示祝贺。作为这一重大历史时刻的亲历者,乔冠华的夫人章含之曾回忆说:我一生中所经历的最为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想就是1971年11月15日乔冠华在联合国中国席位上就座的时刻,以及他在联大代表中国作第一次发言后长龙般排队向他祝贺的场面。

  那是乔冠华一生外交活动的辉煌时刻,他不仅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才华与文采,更体现了中国这个泱泱大国的风度和气质,使中国代表团以近乎完美的表现完成了在联大的首次“亮相”。

  联合国成立60周年之中国与联合国:10余次参与维和

  1988年9月,中国正式申请加入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特别委员会。1989年中国首次派人参加了联合国纳米比亚过渡时期协助团,帮助纳米比亚实现从南非独立的进程。1992年4月,中国第一支“蓝盔”部队——军事工程大队赴柬埔寨执行任务。

  至2003年,中国军队已先后参加了10余项联合国维和行动。中国最近一次较大规模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是2003年4月向刚果(金)派遣一个175人的工兵连和一个43人的医疗分队,目前,这支部队仍在刚果(金)执行任务。

  中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坚持联合国50多年来公认的三项原则:一是开展维和行动需要当事国或当事方的同意;二是保持中立;三是在自卫情况下才能使用武力。

  联合国维和特派团的士兵不向联合国效忠。自愿派遣军事人员和民警的政府保留对在联合国旗帜下服务的各自部队的最终权力。联合国按照每个士兵每月大约一千美元的统一费率偿还那些自愿派遣人员参加维和的国家,联合国还偿还各国的设备费用。

  联合国成立60周年之中国与联合国:5次使用否决权

  所谓的否决权指的是,联合国非程序性事项的决议需要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9个理事国的赞成票,任何一个常任理事国的反对(即否决票)都会使一个议案无法通过,即使该议案获得了足够的票数。但弃权不被视作是否决。这样每个常任理事国在安理会内就享有一票否决权。

  从1945-2004年,五大常任理事国在安理会总共使用过257次否决权。其中,中国5次,法国18次,英国32次,美国80次,苏联/俄罗斯122次。

  第一次:1955年12月13日,台湾国民党集团占据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否决了安理会关于蒙古加入联合国的决议草案。

  第二次:1972年8月25日,中国否决了安理会关于孟加拉国加入联合国的决议草案。

  第三次:1972年9月10日,中国否决了英国等西欧国家在安理会上提出的有关中东问题的对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的修正案草案。

  第四次:1997年1月10日,中国否决了安理会关于向危地马拉派遣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的决议草案,理由是危地马拉与台湾维持外交关系以及每年在联合国总务委员会上联署所谓要求台湾“参与”联合国的提案。

  第五次:1999年2月25日,中国否决了安理会关于同意联合国驻马其顿预防性部署部队延期的决议草案,理由是马其顿政府在当年1月与台湾进行所谓“复交”。

  联合国成立60周年背景资料:12次挫败台独闹剧

  台湾当局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从1993年开始,每年用重金拉拢、唆使极少数国家在联合国提出台湾“参与”联合国提案,但这一做法年年遭到国际社会的唾弃。

  第59届联合国大会总务委员会2004年9月15日作出决定,拒绝将乍得等极少数国家提出的所谓台湾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提案列入本届联大议程。台湾当局妄图在联合国内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闹剧第12次遭到挫败。

  第60届联合国大会本周登场,台湾当局欲通过“参与案”和“和平案”,“两案并推”再度闯关。但相信必然遭受第13次挫败。

  新闻背景:中国与联合国关系大事记

  1945年4月,联合国通过并签署《联合国宪章》。

  1945年4月,联合国正式成立。

  1950年11月,中国代表伍修权在安理会上发言,谴责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这是新中国代表第一次出席联合国的会议。

  1971年10月,第二十六届联大通过第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

  1971年11月,中国代表团首次出席联大会议。乔冠华团长发表重要讲话。

  1974年4月,邓小平在第六届特别联大发表讲话,深刻阐明了中国外交政策,并庄严宣布中国永远不称霸,不做超级大国。

  1985年1月,中国国际法学者倪征担任国际法院法官。

  1995年10月,江泽民主席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成立50周年特别纪念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

  2000年1月,中国政府向联合国东帝汶过渡行政当局派遣15名民事警察。这是中国政府首次派出民事警察执行联合国维和行动。

  2000年9月6日—8日,江泽民主席出席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历史档案:中国历任常驻联合国大使

  黄华(1971年11月至1976年10月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陈楚(1977年5月至1980年6月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凌青(1980年8月至1985年6月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李鹿野(1985年8月至1990年5月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李道豫(1990年5月至1993年3月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

  李肇星(1993年3月至1995年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

  秦华孙(1995年至2000年2月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

  王英凡(2000年2月至2003年6月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特命全权大使)

  王光亚(2003年4月至今担任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

  历史档案:中国历任联合国副秘书长

  唐明照:1972年至1979年任联合国副秘书长,负责政治事务、非殖民化、托管地工作。

  毕季龙:1979年至1985年任联合国副秘书长,负责技术合作与发展事务。

  谢启美:1985年至1992年任联合国副秘书长,负责技术合作与发展事务。

  冀朝铸:1991年至1995年任联合国副秘书长,负责技术合作与发展事务。

  金永健:1996年至2001年任联合国副秘书长。

  陈健:2001年8月起任联合国副秘书长至今。负责联合国大会和大会事务管理。

分享到: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宣教信息
热点解读
党委中心组学习
timg.jpg
QQ截图20171016103101.jpg
时事课堂
QQ截图2017100909462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