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设为首页  |  
  2. 加入收藏  |  
  3. 联系我们:010-64018727
首页 > 专题策划 > 新思想 > 分项专题 >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 项目案例
六大经济走廊建设面面观,一次获取超全资料!
发表时间:2019-05-29    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网站编辑:王志才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六廊六路多国多港”是共建“一带一路”的主体框架,经济走廊建设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其中包括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六大经济走廊将相关60多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列为中国对外交往的优先和重点对象,有利于打造中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和地区互利共赢新格局。

  回看五年多的发展历程,六大经济走廊的早期收获亮点纷呈,也因地区发展的差异化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总体而言,中巴经济走廊起步早进展快,22个早期项目中已经有10个项目完工,能源合作成效明显;中蒙俄经济走廊涉及地区顶层设计出台早、政治互信不断提高,口岸建设和能源合作是其特色,未来将向规则统一化方向发展;中国-中亚-西亚地区多山,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隧道为主,产业园区建设是亮点;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历史最久,陆上铁路货运——中欧班列已打造出了品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推进相对较为缓慢,但“人字形”中缅经济走廊有“后来赶上”的发展势头。

  在这六大经济走廊中,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经过亚欧大陆中东部地区,不仅将充满经济活力的东亚经济圈与发达的欧洲经济圈联系在一起,更畅通了连接波斯湾、地中海和波罗的海的合作通道。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经过亚洲东部和南部这一全球人口最稠密地区,连接沿线主要城市和人口、产业集聚区。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道和在建的地区铁路、公路、油气网络,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联系到一起,让经济效应辐射至南亚、东南亚、印度洋、南太平洋等地区。

  中国一带一路网整理了六大经济走廊的建设进展,以飨读者。

  //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 

  新亚欧大陆桥由中国东部沿海向西延伸,经中国西北地区和中亚、俄罗斯抵达中东欧。它是连接中国与欧洲经济圈的核心通道,比西伯利亚大陆桥缩短了路上运距2000-5000公里,比海运距离缩短了上万公里。《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将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建设放在六大经济走廊之首,足见其重要性。

  政策沟通多层次 

  近年来,中国与新亚欧大陆经济走廊沿线国家的政治互信进一步加强,多层次的政策沟通机制逐步形成。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基本以双边对接为主,稳步推动与沿线重点国家的多领域合作。

  在2016年G20杭州峰会期间,中哈两国元首见证签署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对接合作规划》,这是“一带一路”框架下签订的首个双边合作规划。2015年5月,中俄签署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文件,同时双方在能源、交通、经贸等领域的合作项目进展顺利。截至2018年7月,中国已经与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沿线21个国家签订了“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中国和中东欧“16+1”合作水平逐年提升。

  以打造中欧班列为目标,与沿线国家铁路合作机制不断建立。

  2017年4月,包括中国在内的7国签署了深化中欧班列合作协议,该协议被纳入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清单。中国、白俄罗斯、俄罗斯等七个部门成立了中欧班列运输联合工作组,立陶宛、拉脱维亚和奥地利铁路部门还成为了观察员,这标志着中欧班列机制化建设取得显著进展。

  在国内,《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于2016年印发,完成了中欧班列首个顶层设计框架,并于2017年5月成立了中欧班列运输协调委员会。

  国际运输通道成效显著 

  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最主要也是最突出的建设成果当属中欧班列的开通和运营。自2011年重庆首趟“渝新欧”班列开行,到现在累计开行了14691列,联通了中国62个城市和欧洲15个国家的51个城市,铺行的路线达到68条。开行的质量大幅度提升。基本实现双向运输平衡,而且重箱率已经达到88%,货物品种不断丰富。2018年中欧班列运输的货值达到330亿美元,同比增长106%。

  //中蒙俄经济走廊// 

  中蒙俄经济走廊有两个通道,一是从华北京津冀到呼和浩特,再到蒙古国和俄罗斯;二是东北通道,沿着老中东铁路从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到满洲里和俄罗斯的赤塔。中蒙俄经济带的建设对中国的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拉动作用最为直接。

  三方规划实现落地,常态化工作机制逐步构建 

  基于中国、蒙古国及俄罗斯三国之间良好的外交关系,中蒙俄经济走廊的政策沟通工作是进展最大的。2015年7月三国元首批准《中俄蒙发展三方合作中期路线图》,三国有关部门签署了《关于编制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的谅解备忘录》,并基于此在2016年6月正式签署了《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这是“一带一路”框架下第一个多边合作规划纲要,实现了经济走廊规划落地。该文件指出,中蒙俄经济走廊合作领域延续了早期确定的方向,包括交通基础设施发展及互联互通、口岸建设和海关、产能与投资合作、经贸合作、人文交流合作、生态环保合作、地方及边境地区合作共七大方面。

  同时签署的还有三国《关于特定商品海关监管结果互认的协定》等合作文件。2018年5月,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正式签署经贸合作协定,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

  中蒙俄通道既是全方位深化与俄罗斯、蒙古国合作的重要通道,也是联通东亚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的重要桥梁。2017年3月24日,中蒙俄三国在北京召开《规划纲要》推进落实工作司局级会议。2018年4月9日,中国和蒙古签署了产能合作和关于建设跨境经济合作区的合作文件,经济走廊工作机制逐步构建。

  跨境基础设施连通性提高,但仍落后于发展需要 

  中蒙俄经济走廊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方面,形成了以铁路、公路和边境口岸为主题的跨国基础设施联通网络。

  铁路建设方面:中俄之间,滨洲铁路完成电气化改造,与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相连;莫斯科至喀山高铁第一标段建设项目获得俄政府拨款2000亿卢布(约30亿美元);贝阿干线和跨西伯利亚大铁路改造也获得拨款200亿卢布(约合3.03亿美元)。中蒙之间,白阿铁路、长白铁路如期转线贯通。策克口岸跨境铁路通道项目已于2016年5月26日正式开工建设,标志着中蒙两国政治互信达到了新的高度,也为不久的将来策克口岸贸易量大幅度提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公路建设方面,中蒙俄完成了《沿亚洲公路网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协定》的签署工作,并组织开展了三国卡车试运行活动。已建成中国境内与蒙古相连的四条公路;乌兰巴托新国际机场高速公路于2018年10月全线贯通;扎布汗省114公里公路即将投入使用、67公里公路建设启动中;巴彦洪格尔省129.4公里公路于2017年6月开工。项目建成后,将极大提升蒙古西部地区交通状况,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创造有力保障。2019年,中俄黑河公路桥、同江铁路大桥将合龙通车。

  口岸建设方面,中俄之间共有6个陆路边境口岸,其中四个主要对俄边境口岸承担了中俄间陆路运输货物总量的65%;中蒙之间的陆路边境口岸包括二连浩特在内共13个,九个主要对蒙边境口岸承担了中蒙货运总量的95%。从国内看,内蒙古已经建成满洲里、二连浩特、甘其毛都和策克四大口岸,全部实现年进出境货运量1000万吨。2018年,《策克口岸总体规划》《策克口岸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完成;乌力吉公路口岸开始全面建设。

  不过,总体来看,蒙俄两国虽加大了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但是其相对落后的局面仍未改变。贯穿中蒙俄经济走廊的主要交通基础设施通道为二连浩特(中)—扎门乌德(蒙)—乌兰巴托(蒙)—乌兰乌德(俄),其铁路、公路设施均存在等级较低、运能不足的问题,三国的合作力度落后于发展形势的需要。

  在产能合作方面,中国企业早已率先开展与俄罗斯的合作。中俄原油管道二线正式投入运营,管道输油量达到每年3000万吨;近期俄罗斯也加大了对中国的投资力度,与中国石油企业交流频繁,阿穆尔气体处理厂就是保障中俄天然气供气协议东线的大型关键项目之一。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于2018年7月开始向中国供应液化天然气;中俄天然气管道建设也接近尾声,将于2019年建成通气。

  产业园区建设方面,各类平台稳步建设:满洲里综合保税区、中俄互市贸易区都已全封闭运营,其中满洲里综合保税区已协议引进项目17项;二连浩特-扎门乌德跨境经济合作区还在建设基础设施;满洲里、二连浩特边民互市分别于2016年6月、9月运行;策克、满都拉互市贸易区正在建设中。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东起中国,向西经中亚至阿拉伯半岛,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条经济走廊由新疆出发,抵达波斯湾、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岛,主要涉及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国。

  政策对接与项目合作并重 

  政策文件的制定,不仅便利了中国与沿线国家的交通运输,更推动了贸易便利化、区域化经济的发展。2014年6月,中国在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级会上提出构架以能源合作为主轴,以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两翼,以核能、航天卫星、新能源三大高新领域为突破口的中阿“1+2+3”合作格局。2016年G20杭州峰会期间,中哈两国签署了政策对接合作文件。

  截至目前,推进《中亚区域运输与贸易便利化战略(2020)》运输走廊建设中期规划有序实施;完成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的制定、谈判、签署和生效工作;开展了与中亚有关国家国际道路运输协议谈判,签订《中哈俄国际道路临时过境货物运输协议》并组织开展了试运行活动。

  区域合作成效显著,重点项目取得实质进展 

  在中亚国家中,哈萨克斯坦与中国的合作从能源到铁路,从园区建设到平台建设,均取得显著成效。

  中哈石油管道运行顺利。这是中国首条跨国原油长距离输送管道。截至2017年3月29日,投用11年的管道累计向中国输送原油1亿吨,成为中国三大陆上能源战略通道中第一个建成投用且输油量达亿吨的跨国管道。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上区域性的国际运输也一直在发展。主要以中亚班列为例,截至目前中亚班列已达28条。中亚班列的开通对粮食出口具有重要意义。哈萨克斯坦的小麦出口位居世界前十位,中亚班列可以将哈萨克斯坦小麦直接运输到中哈(连云港)物流中心,换装海运出口。另外,据哈萨克斯坦国家铁路货物运输公司统计,2018年,哈铁货物运输公司共运输集装箱46.6万标箱。其中,过境哈萨克斯坦中欧班列占集装箱班列总数的30%。

  作为中国同外国建立的首个跨境边境合作中心,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进入发展的“黄金期”。2018年合作中心游客人数达到122.2万人次,较上年增长8%。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签订了270亿美元的重点项目清单,成立了20亿美元的中哈产能合作基金。

  能源带动基础设施发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建设情况 

  中亚西亚地区能源丰富,以天然气为例,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网逐步成型,管道分为4条线路,目前,A/B/C三线已经通气投产,D线正在铺设中。预计修建完成后,每年从中亚国家输送到国内的天然气,约占中国同期消费总量的15%以上,惠及2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

  电力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也有明显进展。两个电厂改变了当地资源受限的局面,为居民的生活提供了便利,保障了经济的发展。其中,安格连火电厂于2016年8月并网发电。杜尚别2号热电厂一期于2014年9月发电,二期随后开工建设,二期工程完成后,全年总发电量将达22亿度,可解决整个塔吉克斯坦电力缺口的60%,同时提供430万平方米采暖面积,覆盖杜尚别70%的供热面积。另外,沙尔贡煤矿现代化改造项目也于2018年年中全面开工。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以泛亚铁路网、亚洲公路网、陆港网的东南亚地区交通物流基础设施为依托,自昆明、南宁,以沿线经济中心城市和口岸为节点,联通中国、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等国家抵达新加坡,是连接中国和东南亚、南亚地区的陆海经济带。

  该走廊前期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近两年中老经济走廊和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成绩亮眼。

  政策方面,《大湄公河次区域交通发展战略规划(2006-2015)》的实施工作已经完成,初步形成了该次区域9大交通走廊;2016年5月,《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倡议书》在第九届泛北部湾经济合作论坛上发布;《大湄公河次区域便利货物及人员跨境运输协定》已在2017年3月启动实施。

  前期顶层设计侧重于交通和运输,基础设施建设也以陆路为主。与中南半岛毗邻的广西、云南两省区建成了多条对接中南半岛的高速公路或铁路通道;铁路方面,中欧班列(中国南宁-越南河内)跨境集装箱直通班列成功双向对开,构建起中国与越南间的物流黄金通道;雅万高铁处于全面施工阶段;中缅铁路的中国国内段进展顺利:昆明至大理段已开通运营,大理至瑞丽段正加快建设;泛亚铁路东线国内段昆玉河准轨铁路在数年前也实现通车运营。中越北仑河二桥于今年初进行临时通关演练,即将投入使用。

  中国-东盟信息港已于2015年9月在南宁正式挂牌;中老缅泰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道二期整治前期工作业已启动。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2017年下半年之后,经济走廊进入重点区域、重点领域建设阶段,由多方合作细分到双方合作。中国和老挝率先开始共同探索发展模式。双方在2017年11月签署合作文件,将共同建设一条北起云南省,途经若干重要节点地区,抵达老挝南部,并通过云南省联通中国西南地区和长江经济带上游地区,又通过老挝联通中南半岛各国的经济走廊。

  中老铁路是中老经济走廊的重要依托,同时也是泛亚铁路的中线部分。铁路于2016年12月全面开工,目前全线414公里的路基工程基本成型,土建工程总体过半,沿线综合开发提上议程。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和赛色塔综合开发区的建设稳步推进,其中赛色塔综合开发区已引入企业57家,企业投资额超过10亿美元,预计明年底总产值将超过15亿美元,创造1万个就业岗位。磨憨-磨丁跨境经济合作区分别于2015年8月和2016年11月共同签署了总体方案和规划。2016年7月,连接中国磨憨口岸与老挝磨丁口岸的货运专用通道正式开工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已成为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重要抓手。陆海新通道是中新互联互通框架下的国际物流新通道,于2017年9月开通;其目的地已覆盖全球71个国家和地区的155个港口;其中国内成员已扩展到青海、新疆、云南、宁夏等8省区市;截至2018年底,“陆海新通道”三种物流组织形式均已实现常态化开行。未来,构建统筹协调机制、完善沿线基础设施、拓展国际合作等方面的顶层设计将进一步加强。

  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也加速推进。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在矿业、工程机械、农业、建筑等领域展开了密切合作。2018年,20家境外合作区通过商务部确认考核,其中1/3的合作区位于东南亚,主要集中在泰国、柬埔寨、越南等国。目前,中国在东南亚沿线建设的海外园区正在向更加多元化和高级化方向发展,投资领域已经从传统的能源、矿产、建筑向新能源、制造业和科技合作等新领域转变。

  //中巴经济走廊// 

  中巴经济走廊是共建“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起点在喀什,终点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在空间范围上包括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巴基斯坦全境,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

  中国与巴基斯坦是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在双边层面推动走廊建设优势明显。对巴基斯坦而言,中巴经济走廊的能源合作项目能够协助其解决困扰多年的能源短缺问题,为巴基斯坦的经济增长带来强大动力。

  2015年4月20日,中巴两国领导人出席中巴经济走廊部分重大项目动工仪式,签订了51项合作协议和备忘录,其中近40项涉及中巴经济走廊建设。2017年12月18日,中巴两国共同编制的《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在伊斯兰堡发布,其中指出中巴经济走廊是以中巴两国的综合运输通道及产业合作为主轴,以两国经贸务实合作、人文领域往来为引擎,以重大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及民生领域合作项目等为依托,以促进两国经济社会发展、繁荣、安宁为目标,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增长轴和发展带。

  在执行层面,早在2013年,中巴两国就共同设立了“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联合合作委员会”,并在当年8月召开了第一次会议,此后每年举行一次工作会议,至今已举行八次。巴基斯坦方面还单独成立了中巴经济走廊专门委员会,负责推进走廊建设。

  近半数项目完工,能源合作成果斐然 

  作为“一带一路”的先行先试项目,中巴经济走廊已确定的瓜达尔港、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和产业合作四大合作领域中,已经有10个项目完工,12个项目在建。从资金来源上,共分为五类,即中国政府提供优惠性质贷款的重大交通基础设施项目4个,中国企业及其合作伙伴在巴投资的能源和港口项目12个,中国政府提供无息贷款的项目1个,中国政府提供无偿援助的民生项目4个,巴基斯坦政府提供资金的项目1个。

  能源领域是中巴经济走廊进展最快、成效最显著的领域,中巴在能源领域规划了17个优先实施项目,11个已开工建设,即将迎来密集建设、建成期。

  这一方面因为能源和电力问题是巴经济发展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为今后中巴在产业合作、工业园区、信息通信等领域开展合作奠定基础。目前,卡西姆燃煤电站一期二期均已进入商业运行,萨希瓦尔燃煤电站已成为巴基斯坦装机容量最大的清洁型燃煤电站之一,截至2018年底,这两大电站的总发电量已超过215亿千瓦时,为促进巴电力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卡洛特水电站、苏基克纳里水电站等水电项目也进入施工高峰期,巴基斯坦首个煤电一体化项目塔尔煤田II区块煤矿和电站也在有序进行。

  交通等基础设施方面成绩亮眼 

  交通基础设施是中巴经济走廊另一重点建设领域。公路建设项目有两项,其中喀喇昆仑公路项目二期改扩建工程,改的便是目前中国和巴基斯坦唯一的陆路交通通道。2018年9月,二期(赫韦利扬至塔科特)项目部分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另一条则是连接巴基斯坦南北的大动脉卡拉奇-拉合尔高速公路项目,该项目于2016年5月开工,目前进展良好,建成后将极大改善巴基斯坦两大城市之间的交通状况,还能将瓜达尔港经卡拉奇同喀什相连,有助于巴基斯坦同中国、伊朗、阿富汗、中亚国家等的互联互通。

  铁路项目也有两项,其中拉合尔轨道交通橙线已于2018年6月开始试运行。该项目建设的开展,不仅能为巴方工程技术人才提供良好的就业机会,更将为巴基斯坦在相关领域的长远发展储备丰富的专业人才。另一个是巴基斯坦ML-1号铁路干线升级与哈维连陆港建设项目,目前仍处于前期勘察与试验阶段。

  信息产业基础设施建设也传来好消息。2018年7月,中巴跨境光缆开通,光缆从乌鲁木齐经中巴边境红其拉甫口岸到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市,全长2950公里,是连接中巴两国的首条跨境直达陆地光缆项目。该项目不仅将推动中巴两国信息互联互通建设,也将推动地区通信事业革新。

  第三方市场合作率先开启 

  除了能源项目以外,备受关注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自由区于2018年初开园,已吸引了银行、保险公司、金融租赁、物流等20多家中巴企业入驻,直接投资额超过30亿元人民币,全部投产后预计年产值将超过50亿元人民币。2018年5月,港口实现了4G通讯,瓜达尔东湾快速路项目进展顺利,许多民生项目也拔地而起。当地记者表示,瓜达尔的孩子们有了学校、职业培训中心、医院,就业也增加了。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年初,沙特阿拉伯能源部表示,计划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深水港兴建一座100亿美元的炼油厂。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迎来第一个第三方合作伙伴。此举不但保障中国的能源安全、有助于巴基斯坦借助瓜港实现经济发展、扩大沙特的石油市场,从长远看,还有助于加强洲际连通性,以更快、更短的路线将中国与南亚、中东、非洲和欧洲联系起来。

  下一步,走廊发展将逐步向产业合作深化,重点帮助巴方发展制造业,培育自主发展能力,从而增加就业,扩大贸易。同时更加注重改善巴的民生,让更多的巴民众从走廊中受益。据中国驻巴使馆透露,中巴双方目前正就瓜达尔新国际机场、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及友谊医院等走廊项目融资安排进行磋商。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是连接中国和南亚当今世界上人口最多,经济发展速度最快国家的便捷通道,是中国走向南亚和印度洋区域大市场最便捷、最具经济吸引力的陆路大通道。

  这条经济走廊的建设将惠及中国西南、缅甸、孟加拉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16亿人口,辐射东南亚和印度洋沿岸的西亚、非洲地区等22亿人口的大市场,还将填补东亚、东南亚与南亚贸易与经济发展的断裂带,将给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

  该倡议于2013年5月中国领导人提出,得到印孟缅三国政府积极响应,四国于当年12月召开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联合工作组第一次会议,正式启动经济走廊政府间合作。截至目前,联合工作组已召开过三次会议。

   

  ▲中缅经济走廊示意图(图片来源:环球时报) 

  中缅双边合作成效喜人 

  中缅经济走廊建设是区域合作的重点,成效显著。2017年11月,中方提出建设北起中国云南,经中缅边境南下至曼德勒,然后再分别向东西延伸到仰光新城和皎漂经济特区的“人字型”中缅经济走廊。此举得到缅方高度赞赏,双方于2018年9月,签署经济走廊合作文件。

  近期,在双方的大力推动下,中缅经济走廊进展迅速。政策方面,走廊合作规划编制启动;平台建设方面,走廊联合委员会已召开了两次会议。一批重大项目也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经贸合作方面,2018年,瑞丽口岸进出口贸易额697.7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同期增长66.7%。瑞丽-木姐地区已成为中缅经济贸易的传统路线和主要通道。目前中缅边境经济合作区的项目正在推进之中。2019年1月30日,缅甸准许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进行国际支付。人民币纳入结算货币后,滇缅之间的贸易投资、外经合作变得更加便利。

  在产能合作领域,中缅油气管道是先导项目,有天然气管道和原油管道两个组成部分。其中2013年投产的天然气管道起点为缅甸皎漂,一路延伸到广西贵港,并与中国天然气管道相连,截至2018年6月累计输气超180亿立方米。2017年6月投产的原油管道起于缅甸西海湾马德岛,从中国西南边陲瑞丽入境,接入保山后,借由澜沧江跨越工程连接大理,继而经由楚雄进入昆明。中缅油气管道每年将为缅甸带来包括税收、投资分红、路权费、过境费、培训基金以及社会经济援助资金等巨大的直接收益,并将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

  通道建设方面,铁路建设进展快。中缅铁路昆明至大理段已开通运营,大理至瑞丽段正加快建设;昆明开通了与仰光、内比都、曼德勒的航线,芒市与曼德勒的航线已于2019年1月开通。2018年10月,木姐-曼德勒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备忘录签署,相关工作已陆续开展,这条铁路是中缅铁路缅甸境内起始段,也是中缅经济走廊骨架支撑。同年11月签署的皎漂深水港项目框架协议,标志着双方合作进入新的阶段。

  人文交流已持续多年。医疗方面,“光明行”活动自2013年开展以来已累积为2200多名白内障患者重现光明。云南与缅甸接壤,教育合作、旅游活动、文化节层出不穷。

  中印、中孟合作进展较慢,整体建设落后于预期 

  印度方面,由中国投资的古吉拉特邦特变电工电力产业园正式投产、马哈拉斯特拉邦福田汽车产业园破土动工,万达、华夏幸福等企业也纷纷赴印考察设厂,园区合作已成为中印经贸合作的亮点之一。

  中国和印度双方在铁路既有线提速可行性研究、高速铁路可行性研究、人员培训、铁路车站再开发研究、合办铁道大学等合作均取得阶段性成果。

  孟加拉国方面,2016年中国领导人访孟期间,中孟双方签署了27个合作协议和谅解备忘录,涵盖了贸易投资、海洋经济、路桥建设、电力能源、海事合作、通信技术等国民经济各个领域。孟加拉吉大港卡纳普里河底隧道在顺利推进中。

  作为一项长期、复杂而艰巨的系统工程,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在推进实施中面临诸多风险与挑战,虽取得了部分早期成果,但整体来看建设进度落后于预期。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王义桅表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是六大经济走廊中建设进展最缓慢的一条。

  究其原因,中研普华研究员王骏认为,近几年,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长态势,是世界上发展较快的国家之一,中国的崛起让部分国家产生了不安心理,这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周边国家发展合作阻力比较大的原因之一,同时,国家之间的历史矛盾、文化差异、语言不通、宗教信仰等问题也是阻碍我国与部分周边国家合作的障碍。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正在北京召开,37个国家的元首、政府首脑等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圆桌会议,其中过半来自六大经济走廊途经的国家。我们相信,中国将与合作伙伴一起总结经验、凝聚共识,进一步增强政治互信、深化项目落实、规划美好未来,推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迈向更高质量发展。

分享到: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宣教信息
热点解读
党委中心组学习
u=2399927865,2743602254&fm=26&gp=0.jpg
59f7d3f42ac5c.jpg
时事课堂
P020190719309552318804.jpg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132620&encoding=UTF-8&data=AE5RTAAAAF8AALyYAAAAAQA_5YWt5aSn57uP5rWO6LWw5buK5bu66K6-6Z2i6Z2i6KeC77yM5LiA5qyh6I635Y-W6LaF5YWo6LWE5paZ77yBAAAAAAAAAAAAAAAuMCwCFGoJkwuenSjeRDe1fdwzSn8mWjgpAhQiuWZvbWSsJ9sRcLP0onNniB71a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132620&encoding=UTF-8&data=AE5RTAAAAF8AALyYAAAAAQA_5YWt5aSn57uP5rWO6LWw5buK5bu66K6-6Z2i6Z2i6KeC77yM5LiA5qyh6I635Y-W6LaF5YWo6LWE5paZ77yBAAAAAAAAAAAAAAAuMCwCFFrJ5Pr-VUsoddpXty-T17iMyKXnAhQXyjAzl7GUZRVaMDz4H37qc-sOlw..&siteid=7